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追忆75.8水灾》第二集:擒住蛟龙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30日 11:51 来源:CCTV.com

  解说:1975年8月8日,河南省防汛指挥部正常值班,可是负责处理当时全省雨量图的田龙一直没有收到驻马店地区的雨量报告。

  同期:田龙(河南省水文局 高级工程师):


田龙

  8号早晨4点左右,我把雨量图处理完了之后,我就到防汛办的工程处 汛情处 问一问这些同志,我说,板桥水库 石漫滩水库怎么没有报过来,这些同志都一言不发,都坐那儿,呆呆地,呆若木鸡一样,都不吭气,咋回事,后来有一个同志轻声跟我说板桥水库垮了,我当时猛吃一惊。

  解说: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工作人员立即向省委汇报情况,并和省里的领导一起空中视察灾情,并紧急进行抗洪动员,组织当地驻军、民兵、机关干部、工人火速赶往灾区,抢救人民生命财产。

  此时,几乎全被洪水淹没的驻马店地区,由于通信中断,受灾情况不明。

  同期:田龙(河南省水文局 高级工程师):

  到天明以后,大概早晨8、9点,省委省军区都乘飞机去看了,到驻马店上空去看了 看灾情,一看,板桥没有了,石漫滩水库也没有了,在那时侯我才知道石漫滩水库也垮了,当时垮的水库 咱们驻马店传不过来信息,这是武汉那边 从武汉大军区传到北京,北京传过来的,所以我们才知道这两个水库都垮了。


薄山水库

  解说:不能让处于暴雨范围内的薄山水库再垮坝。薄山水库位于河南省确山县溱头河上游,是第一批治淮工程。8月7日下午4点,薄山水库的对外通信全部中断。当晚,洪水漫过坝顶,情况万分危急。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寇国政

  6号晚上,最紧急时候,上游进库量,电话冲断了,进库量不知道,流域面积下多少雨进库多少,下游也不知道群众转移搬迁啥样,上面跟地委水利局这些都联系不上,都孤零零的 下游都在联系,也联系不上,我就跟连长说,连长姓周 子弹只管打 你打完子弹,只要能叫下游群众转移,大水以后,我负责给你要子弹。要多少,我给你多少。我负责给你要子弹,连长也很听话,在大坝上打枪,风大 雨也大,打枪也听不到,最后点被子,浇汽油,点了三堆火。

  解说:这时,当地驻军、确山县直机关干部和水库职工共1000多人一起不分昼夜,用草袋装土堵大坝的漏水处,死保防浪墙。

  同期:丛树发


丛树发

  炮二师师长政委也来电话,告诉县委和武装部,他们接到了武汉军区的命令,立刻拿出来一个到两个团,和师部全部向薄山水库,要死守水库,大坝加高,眼看就要崩水了。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俺当时哭笑不得,我两眼肿得跟鸡蛋一样,着急上边不通 下边不通 这水库孤零零的,像一盆水一样 马上冲开就要蔓延 蔓延以后,下面不可想象,当时我的心脏跳得很快。

  解说:8月7日晚上8点,漫过大坝的水淹没发电机房,大坝上面一片黑暗。

  同期:张富生(薄山水库电站站长):


张富生

  板桥一垮,电线杆都冲了 整个驻马店没有一点电,也送不过来,这个驻马店不说吃面,连吃水都吃不上,所以这个时候呢 水利局给我们下命令 一定在一天一夜之内把机组修好,你现在需要啥我给你啥。当时我考虑工作量很大,因为厂房里有半坑子水,变压器经过水还得干燥干燥,后来我说我尽力吧。他说你不尽力,你得给我保证!这给我下了一个死命令 我说,那好,我保证一天一夜给你弄出来。


抢修被冲毁的电线杆

  解说:死命令一下,工人们一干就是整整一天,赶在限令之前修好。驻马店地区剩下的这个唯一能发电的机组开始发电。紧接着检修线路,抢修被冲毁的电线杆。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抢修了以后,就供应火车站 医院,面粉厂,供应地委行署 供应这些单位办公,其他都不供应。

  解说:当晚9点,上游竹沟水库垮坝,洪水携带着杂物、尸体涌进薄山水库。此时入库量达每秒9千多立方米,而下泄量只有1600。

  同期:丛树发:

  看见一片汪洋,不时地尸体一个一个都漂流下来了,这个尸体从哪来的,因为薄山水库的上游还有一个水库,就叫竹沟水库,它是一个中小水库,竹沟垮了,它这一垮 雨下得大,就把竹沟的一部分老百姓和它那边的石滚河 瓦缸就是现在的炮兵靶场和济南军区的训练场那个地方,一部分群众就卷到水库里面去了。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竹沟水库一垮,进库量那就快了,麦秸垛 死人呀 竹沟死了不到300人, 竹沟的东坝头有一个村庄,一下冲了,那是夜晚大概3点钟时候。

  同期:丛树发:

  解放军的外地部队的高炮部队 一个师 几个团 正在那个地方训练,结果高炮和仪器车,一个仪器车都值几十万、上百万统统都卷到水库里去了。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进库水文站的板栗树都在一搂粗 一个漩涡拔一个 一个漩涡拔一个 那一个村里头基本上拔完了。

  解说:8月8日凌晨3点,洪水超过大坝顶部65厘米。薄山水库管理局决定炸宽溢洪道。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当时和沈副师长,我开着汽艇,我们直接去了, 十点钟去的 当时就地研究 最后研究了办法,三个战士一个窑,三个钟头一排炮 加深加宽加大泄量, 水库都吐不出去了 光能吃吐不出去了 ,再有一个水库垮坝,再下两个小时的倾盆大雨,水库水漫了,炸溢洪道的炸药都是从民钢过来的,部队都是从民钢过来的,关键时候还是解放军。

  解说:薄山水库位于山地丘陵,要炸开两岸岩石,他们能做到吗?

  同期:寇国政(薄山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不好炸,窑也不好弄,都是石头,炸了有几十炮,也冲走了 炸了以后,就冲走了,没炸的溢洪道一米多长,上面着急,我也着急。

  同期:丛树发

  我们去的时间,炮二师都上去了,炮二师一个团还加他的几个直属营 就在这个薄山水库的大坝上,大坝上面的一个挡浪坝,到腰部这儿高,风吹水浪哗就过来了,就差大坝不到半尺高,一晃水就过来了。你说有多紧急,下面就是任店公社,一气冲到汝南县和平舆县,它要是开了,一下子都没有了,后面几个县都没有了,确山县底下几个公社都没有了,急得这么样。他们师长政委机关的干部和他们的一个团,哪个团我忘了,都到这儿挖,扛包,装泥抗包,一个一个往上加。

  解说:一边爆炸岩石,一边护坝,2000多人硬是用草袋装土在511米长的大坝上筑起一道高1.5米、宽2米的新坝,暂时挡住了洪水!


宿鸭湖水库

  与此同时,漫过大坝的水和开闸分洪的水却向宿鸭湖水库奔去!

  位于汝河中游的宿鸭湖水库是亚洲最大的大型平原水库,l958年修这条长35公里、高16.2米的土坝只用了100天,是当时在水电部挂号的病险水库。

  宿鸭湖要是垮了,它的十几亿立方米洪水能把下游几个县全部冲走。

  大坝到底能不能经受住考验呢?

  宿鸭湖水库此时面对的也是蓄水还是放水的问题。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娄本耀

  5号晚上开闸,第一天 6号地委打电话了,下游新蔡县县委来电了,告状,你们放水 淹他的河坡地了,河坡的庄稼都淹掉了,你们赶紧关闸,因为新蔡县在下游,水大概都流它那儿去了,把它的河坡地庄稼都淹了,他要叫关闸,我不同意,我说你关闸汛期来了,有规定,他说你有啥规定。我说中央文件有规定,国务院12号文件,批转水利上的一个文件,说河南宿鸭湖水库是大型水库,大概意思是这样。经检验是三类水库,在7、8、9三个月当中,蓄水不能超过50.5,中央有这个文件精神,我说当然要按照这个文件精神办事了,我要是坝垮了。人家中央知道水库是个危险水库,他不叫蓄到50.5。50.5基本上蓄5寸水了到坝底了我都非要放到50.5,我都按照这个精神来。

  解说:那这个时候,下了两天雨的的驻马店地区是什么样子呢?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副指挥长):


孔繁斌

  西平 洪河上游,许昌地区的澧河、干江河都已经决口了。这个时候水都更深了 平地普遍都是洪水了。

  解说:水库坚持要放到规定水位;下游不愿意,因为他们已经暴雨成灾,再放水下来,无异于雪上加霜。此时地委的态度就至关重要。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我说孔主任 我跟你谈谈情况,我说现在下大雨,雷厉风行,下雨不停,水只是上涨,在汛期上7、8、9这三个月汛期不准蓄水,要运洪,你再叫我增加水,将来大坝出问题怎么办?现在大坝都出管涌了,水越高管涌越厉害,将来决了大坝怎么办?这就危险了。他想这也是一个理由,我说新蔡县光写报告告我们的状,我说它蓄水不就淹它的河坡地吗,河滩吗?2米的河堤,它整个河堤的流量是1800个流量,我还没放走了1800个流量水呢,才几百个流量它就叫唤开了,他说那是个理,那应该淹它的河坡,河坡本身就是河滩地 要淹的,是不是,你不能决堤。我说我不决它的河堤,它的河堤很宽,河堤整个的运行是1800,我现在只放几百个流量,它就叫唤开了,河滩的地里庄稼淹了,大雨来了,我要把它一个县都冲了,比这还厉害,你在下游啊。

  解说:孔繁斌同意娄本耀开闸放水的意见,要在8月7日凌晨把水位降到50.5米。

  雨还在下,上游的水还在继续涌来。

  7日8点,水位涨到53米;下午5点,水位猛涨到55米。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这个谁呢,8号早晨5点钟,是谁呢,是地区的专员刘培诚打电话找我,他说老娄啊,我说我可找到你了,我把水情向他汇报汇报,他说,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现在板桥已经垮坝了。它是凌晨垮的,凌晨几点钟垮的,6亿立方米的水要进你宿鸭湖,你注意。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水位上涨的时候,我就觉得有这危险,我就打电话先通知汝南县委第一书记,先通知他,叫他再组织汝南城关的市民、机关干部标筏,做逃难的准备,哪个地方高,先规划出来,哪高往哪逃,给老百姓宣布宣布,往哪逃,上哪个楼上,那个楼保险上那个楼,标筏 我就给他说了,我说十万火急,我就给新蔡的也打了,平舆的电话也打了,我记得没给上蔡的打 平舆 新蔡我都给他第一把手打电话了,让他们做宿鸭湖垮坝的准备。

  解说:经过连续三天暴雨的袭击,长达45公里的宿鸭湖大坝发现多处管涌,就在这个传说中董勇遇仙女的地方,管理局接到上级紧急炸坝分洪的命令。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赵尊民

  当时地区防汛指挥部的是命令孔繁斌去的,炸南坝头,当时我就跟孔繁斌联系,因为孔繁斌头天晚上到宿鸭湖北头苏庄管理段住的,没有在管理局。接到这个炸坝命令以后,我就跟孔繁斌取得联系,我说你带人及时到南坝头进行炸坝,他说我现在走不到,苏庄离南坝头还有几十里地,他说要不你先去吧,你先去。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赵尊民接的电话,要我用飞机在宿鸭湖南段炸坝分洪,赶快确定投弹的地点,组织标志,用红布、点火为号。哪里点火,往哪里投弹,红布摊到哪里就投到哪里。

  解说:孔繁斌不久也赶到南坝头和赵尊民会合,他们要在野猪岗炸坝分洪;娄本耀负责实施北坝头的炸坝分洪。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我就跟赵尊民商量 上哪弄红布呢?没办法,咋办呢?找干部群众家属的红被单子,把红被单子拆掉了,摊那儿当红布,点火好办些。那时候就有麦秸了,点麦秸火,点劈柴火。可是都准备好了,飞机没来。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当时飞机去了,侦查一圈,侦察以后呢,这地方村庄比较稠密,另外这个坝比较狭窄,炸的标点不好投准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大概将近10点的样子,刘培诚打电话,说由飞机炸坝改为人工炸坝。改为人工炸坝 地点赶快确定。看宿鸭湖有多少炸药,当时大概炸药将近5吨的样子,这是宿鸭湖防汛的炸药。他说12点以前必须炸开南岗段分洪,如果炸不开,处分你孔繁斌。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当时爆破的人很少,侦查的地址在哪炸开,当时人少坝不好挖。挖了很不好挖 当时有两个同志负责炸坝 有几个工人 群众还没有参加,这一挖很不好挖,地区一直在电话里催。说炸开了吗,赶紧炸开,如果在多长时间内炸不开,要处分老孔。

  解说:大坝下游三桥公社的200个民兵迅速跑来帮助挖坑、埋炸药,12点炸响第一炮。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第一次炸坝,把炸药埋上以后,到中午,就用电话线摇起爆了。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用那个电话机子接的导火线,我一摇电话机子,那几炮都响了,都炸了 但是由于挖的炸药坑浅,威力不太大。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炸的口小 坑也小 不中 不中二次又挖,又挖炸药坑 第二次炸开有三十米宽,流水量还小,还不行。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不够,不行,不行接着还要挖。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这时候三桥的民兵杨柏青他那个党委书记带着一百多民兵去帮助挖,这样的才挖的坑比较大,埋的炸药比较多,这一次最后爆破几十米,大量的水才下去。

  解说:下泄水流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宿鸭湖水库的压力,可是此时比应该分洪的时间晚了许多,这对已经储存了12亿多立方米洪水的宿鸭湖水库来说,仍然高高地悬在下游几百万人民的头上。

  上级要求娄本耀在少王坟炸坝,那边的情况怎样呢?

  派来协助娄本耀的人并没有按照命令扒堤炸坝,相反领工的人认为南坝头也在炸坝,这里就不需要分洪。

  这时水位虽然没有明显上涨,但是上级的电话仍然不停地催。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结果一个人也不上,他一个人也不上,我说共产党员都站出来,我给讲讲话,我说国家要顾大局,我就讲顾大局的问题。我说这个水库将来是个危险水库,如果少王坟分洪有好处,一个减轻鸿门堰的压力,鸿门堰是个险工程,是在北岗段,这个鸿门堰的坝底是50,它要是垮了,那个险堤有管涌,如果水冲开了鸿门堰,东边8个县几十万人都要落地,这是个大局,我把这道理讲来讲去,讲了以后,我说负责同志你领头上吧,我也带头跟着上,我拿着锹挖上去了,他不但他不上,拐过头来,一个民工上去把我锹夺了,呼地给我扔掉了。

  解说:如果少王坟炸开,首先淹没的就是这些民工的家,这一刻,他们坚决不同意。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俺的庄都在这少王坟下面,你不知道俺庄稼将要冲完了吗?我说庄稼冲了没吃的,国家救济你,不要紧。你这个大局咋整,俺讲也不中,农民的立场真厉害,哎呀,讲了之后快7点了,6点多开不了工,我得交差呀,弄不了不行,我县官不如现管,我管理局主任当不了你县里的家,当不了你老百姓的官,你不听我的。我就打电话找专员刘培诚,我说专员,我弄不动,你派县委县长来,派人来挖,弄炸药来,要不然的话,那个坝扒也扒不动,几个人要把我扔河里。说再弄就把这个胖子给我扔河里去。


野猪岗

  解说:就在娄本耀等上级领导来的时候,南坝头的野猪岗已经炸开,并且水流量越来越大。

  同期:娄本耀(宿鸭湖水库管理局主任):

  8点到9点钟,我就等着派人来,他已经答复我了说可以。我说县委再派几个人去等着,结果等着等着没人了。快九点了,它水位又下降了,我又打电话找刘培诚 ,我说刘专员,你派人咋不来呢?他说水位怎么样,我说水位稍微下降了,南边野猪岗已经炸开口子了,北岗段没炸。他说野猪岗炸开了,水位下降了,不炸就不炸吧。

  解说:下游的村庄因为少王坟没能炸开,得以不被冲毁。

  这时的宿鸭湖水库多蓄水2亿多立方米,水位距坝顶仅34厘米。大坝险情30多处,虽经抢修仍有垮坝的危险。

  下泄水量已达每秒6千立方米,下游河道仅能承受1800,汝南、平舆、新蔡等县水深达4米。

  57亿立方米洪水在班台闸被阻住,水位一天暴涨9米,就是闸门全开也要一个月才能流完,炸掉班台闸就迫在眉睫。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com_webserver/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