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追忆75.8水灾》第三集 紧急炸坝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30日 12:11 来源:CCTV.com

  解说:1975年8月的这场大雨,先后造成河南全省62座大中小水库相继崩堤垮坝,其中驻马店地区26座,板桥水库以下沿汝河两岸宽15公里、长55公里的广大地区,几乎一扫而空。

  同期:高体芳(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高体芳

  当时水库下面,你站在坝上往下游一看,白茫茫啊。什么都没有了,都是跟到了大沙漠一样,白茫茫的。

  解说:板桥水库以下地区水深2-4米,泡在水中的数百万人等待救助。

  麦田里的这一个高约3米的土堆,是春秋战国时期吴王夫差的弟弟夫概的坟墓.,夫概兵败自杀后被他的手下埋在此处

  8月8日夜,附近村庄的300多村民在此避难。

  沙河店镇当时有一座正在盖的两层小楼

  同期:朱清芝


朱清芝

  这个楼茬子发水的时候,这边上的人多,有两千多人都在上面。

  解说:魏湾村所有的房屋、粮食、家具全部被冲走.926人葬于洪水之中.有26个人爬上了这棵老槐树,还有人被马蜂咬下树来。

  同期 魏兰芝:

  俺老头子说,上树上吧,俺小孩把梯子绑好了,绑好了来往树上上的。他又说别上了,打雷那么厉害,别叫雷击了,不叫上,没敢上。我被冲到庄东头,俺闺女冲到阳丰,俺小孩冲到文城那里,俺老头子跟俺小妮淹死了,没影了。

  遂平县8月8日的水深最高达7米,全县工厂和中小学全部冲毁,只剩下几处屋顶。

  天刚亮,遂平县城到处是寻找落水的人。

  同期:苗秀松(遂平县水利局干部):


苗秀松

  上房子那很容易了,整个食品厂院里都是水,一片汪洋,从那墙头上,上到房顶上。骑到那儿一看,那一片汪洋。那知道肯定是板桥水库倒坝了,那时候水位最高,我们由这个房顶到那个房顶,往月儿湾一看,那不行了,水浪滔天,月儿湾那个地方我知道有个块石护坡,肯定冲不动,冲不动造成了水浪翻滚,它掀起的波浪,那就是月儿湾,那儿没人,看不到人了,村庄啥都看不到了。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孔繁斌

  那个大坝上,逃难的有6万到8万人,光生婴儿就生了18个,有生在货车司机楼里的,有的生在那个大坝上,没有地方生咋办呢, 就用群众铺床的苇席一圈。大坝上人挨人,不背着人咋生呢,就生在席里头,有的没带席,老百姓逃出来的,几个妇女都站成一圈,一堆人一围,把产妇围到中间生的。

  同期:赵尊民(宿鸭湖水库管理局副主任):


赵尊民

  那个水大概到底下有一米多,将近两米深,有的跑不及,都上树上避水,抓住树,有的抓住几天累呀、瞌睡呀,有的乏,有的扑通就掉下去了,掉下去那就不行了。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王全书

  水库下面紧挨着驻马店的泌阳县,好多村庄夷为平地,一片汪洋,街不见了 就是那个村庄都淹没了,当时看到有些县城,有些村镇比如说地势稍微高一点,像海洋中的孤岛似的,上面都是黑压压的站的人,都是求救的人群。

  此时,驻马店地区的主要河流全部溃堤。全区东西300公里、南北150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深都在2至5米!300多万群众被洪水围困!

  解放军某部炮兵三营一天就从洪水中救出群众9600多人.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在水中求救.

  毫无疑问,摆在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救人。

  怎么救呢?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救人怎么救啊,两个渠道。一个是从全省集中精兵强将下去,包括舟桥啊、橡皮舟啊 、冲锋舟、 木船啊集中救,把受灾的群众尽可能多走转移到安全地带,这是我们自己能做的第二个就是呼救,向北京啊,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报,打电话发报,要求中央下命令炸弹掉班台闸,因为这个水一下泄以后水就下去了,下去以后自然就安全了,根本上是水要下泄。

  解说:1975年8月9日8时,驻马店地委发出特急电报——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

  我区5日至8日连降特大暴雨,平均降雨800毫米,平均积水2米左右,板桥水库垮坝,遂平县城被淹没,有许多人死亡。300多万人被洪水包围,情况万分危急!

  中央接电后,于8月11日向灾区发去慰问电,同时派出以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乌兰夫为正、副团长的慰问团,立即赶赴灾区,主持抗洪救灾工作。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陈惺

  驻马店当时铁路都已经冲毁了,铁路不能通行了,当时陆路还可以,虽然路况很坏,还可以通车,我们就坐吉普车,赶到确山火车站,到了确山火车站没有客车,唯一有的呢是运牲口的那种敞篷车,我们也就坐上敞篷车,把我们开到李新店。我们在大概早半夜到达李新店。

  解说:陈惺,中央大学水利工程学系毕业,一直在水利一线工作。8月初,刚刚从干校被调回水利厅参加防汛。

  此时陈惺被命令前往迎接中央慰问团。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11号天刚亮,慰问团的专机降落以后,就换乘两架米—8直升机,(省委书记)刘建勋就喊我上一号机,我和刘建勋坐在前舱,陪同团长纪登奎和副团长乌兰夫。在大概1600平方公里的平原范围以内,我们所看到的几乎是一片汪洋!在这水里面除了5个县城,还有条条块块分布的高地,就好象是在湖里面的岛屿。每一个岛屿上面都挤满了人,有一些岛由于面积小,或者地势低,有一些人就不得不站在水里 还有一些人就趴在树上。他们看到直升机以后,因为我们当时飞行的高度只有50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底下的群众,他们都向上招手,机上的人也都凝神地注视着机下。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群众在水里求救的那个情况,当时我看中央慰问团的团长副团长,像纪登奎同志、乌兰夫同志,都是泪流满面的,很惨的状况。老百姓向只有几十米高的直升机招手都能听到,而且我记得纪登奎还说了一句话,开会时他说,如果说,我们在现场,能眼睁睁看着这宿鸭湖平原大型水库,如果坝再垮了,我们是要下地狱的,就是以后死了也上不了天堂 。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驻马店地委书记苏华做汇报。他汇报了全地区的灾情情况。他在汇报的最后说,现在被洪水卷走的人已经无可挽回了,但是受灾的五百万群众需要救助,特别是被洪水围困在平原里面的100多万人,他们只能依靠空投食品来维持生命,已经5天了,白天烈日炙烤,夜晚寒气侵袭,已经是精疲力竭了,特别是还有站在水里和爬在树上的群众,其中的老弱妇女因为体力不支,从树上或者水里 倒到水里面的惨剧每天都在发生,说到这里,汇报的人都泣不成声,我们听汇报的人也都潸然泪下。


班台闸旧址

  解说:摆在中央慰问团面前的是:要救出浸泡在洪水之中的数百万灾民,就要让洪水快速退去,而要让洪水快速退去,只有炸班台闸。

  中央慰问团要陈惺就此介绍情况。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班台闸的位置,正好就是洪河洼地,洪洼,包括洪洼分洪道,和洪洼围垦蓄洪区,它是一个总的关口,只有把它炸掉 等于把一个卡口解放了。

  解说:班台闸建于1958年,位于汝河和小洪河的交汇口,两水交汇后流入洪河,再流入淮河。此时班台闸上游总共有57亿立方米洪水。流完这些水,至少要一个月。

  可是炸掉班台闸,洪水会流向安徽,有人提出疑问:会不会形成新的灾害?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纪登奎听了这个意见以后,我们讨论的意见以后,纪登奎当时说,为了救人多淹些地,也是值得的,他的所谓救人,就是救泡在水里的100多万人,他所谓的多淹一些地,就是指蒙洼蓄洪区里面的16万亩地,没有居民,不会死人。

  解说:当天晚上开完会后,陈惺就去洗身上几天没有换的、已经酸臭的衣服。

  哪知道,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一个更高层的会议正在等着他,这次会议将决定是否要炸班台闸。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我赶到慰问团,纪登奎就跟我说,国务院要开会,研究排水问题,要我陪同副团长沙风和盖国英一起到北京,参加会议,我听完以后,很匆忙地就走出房间,要回去拿我泡洗的衣服,这个时候,刘建勋就追出来,一把拉住我说,为什么走得这么忙这么急,我还有话跟你交代,河南遭此大灾 感谢中央慰问团来主持救灾,到了国务院以后,见到领导同志,就代表我向中央表示感谢.我们没有其他要求,唯一的就希望,中央批准加快排水,救灾民早日出险。

  解说:陈惺回到招待所,把衣服拧干穿上.

  这一天是8月13日.

  当天夜里,陈惺等人先乘直升机再换乘三叉戟飞机,紧急飞到北京的西郊机场。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我们直接上汽车,直接进中南海国务院会议室。不到1点钟,我们进去以后,国务院各部委和中央军委的各总部的领导同志已经都坐好在等候。

  解说:先向中央领导介绍灾区情况,再汇报为何要炸班台闸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这样李先念就说,为了救人,你们说要炸开哪里,我们就同意炸开哪里嘛。跟着就要求钱正英起草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联合命令。

  解说:炸坝排水分洪,尤其炸班台闸,肯定要给下游的安徽造成很大损失,一部分群众一直在守护班台闸,阻止炸坝。

  班台闸能顺利炸掉吗?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因为两个省,特别下游的群众,当然群众也考虑不能淹我的土地,甚至生命安全哪,这个也是可以想见的,但是自然规律是水向下流 水向东流,明显在那个情况下,应该非炸不可,因为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别的应该说都放在次要的地位,尽管一部分群众不理解,当时开始是很不情愿让炸,他们护坝,黑压压的都是人。飞机还在空中转了几圈,有的说扔炸弹了,扔炸弹了,实际上不是扔炸弹的,不是扔炸弹的。

  解说:河南省不敢炸坝,慰问团也难下决心,涌来的洪水在这里被阻住.

  这个决心就要中央下,并且来做守坝护坝群众的工作。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当时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的是邓小平同志,那是文化革命后期了,因为周总理是病重,周总理委托邓小平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李先念是具体在前线第一线主抓工作的。中央的支持比什么都重要,要不然班台闸是炸不掉的,光靠河南,武汉大军区呀这是不行的.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在钱正英起草的时间,李先念就问我还有什么其他问题,我就说还有一些水库 特别是宿鸭湖水库现在还没有脱险,李先念立刻要我打电话给河南省委,就是说,如果再有水库出问题 ,这就是催命鬼,我把李先念的指示打电话告诉了省革委会副主任王维群。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王维群同志在灾区现场接的电话,当时电话也是我转的。李先念让王维群接电话 问问现在的情况 是不是班台闸必须得炸。当时李先念副总理,就说救人是第一位的,我完全赞成你们的意见,你们说炸哪里,我就下命令炸哪里。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等到我回到会议室的时候,钱正英起草好了这个联合命令以后,念了一遍,李先念就签字,而且交代,由武汉军区负责实施,由南京军区的舟桥部队星夜赶到现场执行爆破任务。当时,还有这样一个决定,要舟桥部队不要等到书面命令以后就出发,就是说,先行出发,这个命令用飞机在空中用降落伞空投给部队.

  解说:夜里3点,会议结束。早晨6点钟,他们又飞回驻马店。

  而这边,纪登奎等人已经等了一夜。

  听完汇报后,纪登奎当场决定由沙枫、陈惺等人组成指挥小组,由武汉军区执行炸坝分洪任务。

  在中央做好安徽部分护坝群众工作后,班台闸就非炸不可。

  同期:丛树发(驻马店军分区 某部政委):


丛树发

  我们接到了命令,同时接到武汉军区的命令 命令空军二十五师紧急抢救确山的马庄铁路和火车 。

  同期:陈惺(河南省水利厅 总工程师):

  我们首先坐船到了班台,大概是上午10点钟到了班台,那么就另有一条柴油机船向我们靠拢,武汉军区的副司令员叫孔庆德,他登上我们的船向沙风汇报,他说他就是代表武汉军区来接受领导小组的指挥。来执行爆破任务,而且他告诉我们班台闸已经绑好了炸药,请示爆破,沙风表示同意,然后我们的船就撤到安全范围距离以外,听到一声炮响,等到我们回到闸前的时候,整个闸已经被炸了。

  武汉军区和舟桥部队的官兵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共有18处阻水工程地段被炸掉。被阻住了多日的50多亿立方米的洪水争相流向蒙洼蓄洪区。

  同期:丛树发(驻马店军分区 某部政委):

  一天一夜的水,哗就没有了。

  同期:泡在洪水中的人数随着水位快速下降而很快减少.

  8月10日,有300万泡在水中.

  8月15日,减为100万.

  8月18日,只有平舆、新蔡等县部分群众被水围困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反正我认为 说明了上下游团结治水我认为那次体现的很好 执行党中央国务院军委的命令,绝不含糊,顾全大局,我认为安徽党组织和安徽的人民群众,在困难的时刻对河南来说,数百万泡在水中的灾民应该伸出援手的,我认为应该说团结合作的、团结协作的。

  洪水是很快就退下去了,薄山水库保住了,宿鸭湖水库也保住了,可是被洪水袭击的几百万人已经一无所有:庄稼被淹没,粮食房屋被冲走。

  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住在哪里?

  更可怕的是大灾之后可能产生的疾病和瘟疫,驻马店人民能躲过新的劫难吗?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com_webserver/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