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追忆75.8水灾》第四集 生死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30日 12:27 来源:CCTV.com

  同期:1975年8月,驻马店地区水灾发生后,全国各地都很关心灾区的损失、亲人的安危,打往河南省防汛指挥部的电报电话络绎不绝,很多人甚至直接前来打听。

  此时的驻马店,数百万人失去了家园,平舆、新蔡等县还有部分群众还泡在水中!

  同期:丛树发(驻马店军分区 某部政委):


丛树发

  从南往北开一列火车,40节,是装的矿石,装的石料 我记不清了,上面有一个司机,有一个司炉,还有两个逃难的老百姓坐在车上,就走在大水下得最大的从洛山下来的水走到马庄,杨靖宇的家乡,北面那个车站,他不知道 那时侯铁路已经冲垮了,大水最大的时候司机一下子开到水里去了。

  人命关天!洪水内外的人们面对着生死的紧要关口.

  早在险情严重的时候, 各军区、铁道兵、北海舰队、东海舰队、河南省军区的官兵就以最快的速度投入了抗洪抢险。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副指挥长):


孔繁斌

  9号的下午,那个确山驻军,宁冈驻军,一个师的副师长沈副师长来找我,我们接到上级的命令了来宿鸭湖水库,我们这个师全来负责防汛,他说你给我分配任务,我是打前站的。我跟他说,你只有加高大坝,大坝又不能全加高,加个防浪墙,用草袋装土打个防浪墙,至少得25公里。

  解说:救灾物资被空军某部从郑州机场紧急运送到灾区。

  同期:丛树发(驻马店军分区 某部政委):

  我们往北走的一路上水里呀,见到这个尸体啊,见到这个人啊,有的医院的医生啊,有的民兵啊在车上都哭了。老百姓就像人山人海的,都往上爬要吃的。说共产党来了解放军来了,要吃的,他们流着泪就分给他们,我们走了一路,十三车行李(物资)都分了五车。

  解说:数千架次的飞机把280多万公斤的救灾物资、熟食干粮、药品紧急运往灾区。

  与此同时,河南省的群众开始不分昼夜、自发制作熟食干粮。

  同期:高体芳(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高体芳

  当时那一段时间每天都是烙大饼,因为大饼不容易坏,包括我们水利厅的人,都是组织起来烙大饼,然后都把它们装到麻袋里面去空投。

  这是河南省水利厅的家属院,水灾发生后,这里是另外一处救灾场所,烙大饼的鏖子就搭在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

  同期:王巧梅


王巧梅

  我那时候会烙,我都参加了好几次 都在院子里支的鏊子烧的柴禾。

  同期:邢德华


邢德华

  满院子都是支的鏊子,烙馍的烙馍,和面的和面,找柴禾的找柴禾。都是全力以赴总动员,工作都不干了,都是烙馍。烙了馍以后都是上交到一块 听说是飞机运去了。

  同期:李志超


李志超

  那个飞机很大,原来苏联那一号飞机,当时那个飞机想离地面低一点,低一点以后不是那个目标投下去准一点,结果群众一下都围到飞机下面,这样没有办法,当时好几个人都推着成麻袋的烙馍推到沙河大堤上。

  解说:这就是京广铁路遂平段,1975年8月8日夜里,铁路铁轨被冲坏、列车脱轨、车厢被冲走。铁道道床竟然被洪水向东冲移2。5米。

  8月9日上午,铁道兵就火速赶到驻马店视察水情、灾情,紧急抢修被冲毁的102公里的京广铁路。历时16天,铁路下行线通车,47天后,上行线通车。

  位于遂平县城南面、连接107国道的遂平大桥,被洪水冲的就剩下这几个桥墩。

  9日下午,武汉部队舟桥团仅仅用了一天就建好一座新的遂平大桥。

  水灾让驻马店地区基层的卫生医疗单位基本瘫痪,其中很多医务人员本身就是灾民。驻马店中心医院虽然没有被淹,可是在8月9日,他们面对的是第二次洪峰到来的传言。

  同期:孔繁斌(驻马店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

  这个时候上面还催,还有第二个洪峰,还有大暴雨要来,不能麻痹。

  任学丹(驻马店地区救灾医疗队成员):


任学丹

  第一个听到驻马店还要发大水以后,我们第一项任务就是跑到病房,搬送病人,当时我们在外科,也有骨折的病人,有的是拿着担架,有的是拿着拐杖,都在往楼上跑,当时我们就问是不是在二楼,能不能发水会发到二楼,我们病房楼是两层楼,然后就把病人尽量都抬到二楼去 最后到12点以后才解除了,原来是一场虚惊。

  解说:一个医院显然不能解决数十万需要救助的病人。从8月9日开始,全国各地198个医疗队, 数千名医护人员,携带大批药品器械奔赴灾区.

  治病救人;开展农村卫生运动;同时帮助恢复农村的医疗机构是他们的主要任务。

  同期:任学丹(驻马店地区救灾医疗队成员):

  我们当时下去以后,老百姓拉肚子,我们的队员也跟着拉肚子。因为为啥呢,因为当时的水质比较差。我们自己挖了一个坑,有一人多深,用漂白粉消毒以后,但是还达不到消毒的目的。我们的队员都在拉肚子,其中有一个队员拉的比较厉害,一直拉到最后输水也达不到目的,然后得了胃肠炎,吐的胆汁都吐出来了,最后医院派的车,我把他送回去的。

  同期:张洪才(驻马店地区救灾卫生组成员):


张洪才

  当时房子冲塌以后 没地方住,最后就在一个小学里面给他们找了一个教室,三间房子,他们搭的通铺,地铺,这男女怎么分?没法分,所以其中有一位医生,是最年长的,是个女大夫,就以她为界限,左边是男的,右边是女的。

  同期:任学丹(驻马店地区救灾医疗队成员):

  我们两个女同志睡在一个草铺上面,在地上铺的草,睡在那上面,大小便就是她给我看着,我给她看着,再跑到一个麦秸垛后面 就这样的在那儿。白天工作了一天以后,晚上回来,住在房子里面,我们睡不着觉,蚊子咬,跳蚤又咬,我们的房子又没有窗户,最后我们在一起,在那儿唱《朝阳沟》,然后大声唱,我们两个人对着唱,这样子一唱唱半夜,好象减轻一点我们生活的工作的疲劳。

  同期:水灾之后经常伴随瘟疫,灾区现在还有大量没有来得及掩埋的动物尸体,此时正直夏季,驻马店人民能躲过这一劫吗?

  同期:张洪才(驻马店地区救灾卫生组成员):

  水灾过后 京广线以东到宿鸭湖以西这一带,由于人畜的尸体集中在这里,腐败以后 滋生了大量的苍蝇,那个苍蝇多的简直我们原来都没见到过,在电线上趴得像一条黑粗绳子一样,树枝都压弯了,为了保证群众的健康,必须要消灭苍蝇,所以当时呢,上级派飞机帮助我们洒六六粉来消灭苍蝇。

  解说:758水灾造成驻马店地区直接经济损失34·97亿元,相当于地区成立以来财政收入的总和。

  540万人受灾,其中103万人遭受毁灭性打击,生产、生活资料全部冲光。

  损失粮食7亿公斤;

  毁坏树木10亿多棵;

  受灾耕地总计1016万亩,占耕地面积的89%。

  280万间房屋倒塌;,

  水灾造成2。6万人死亡,

  灾区群众一时失去了自救能力,解决灾民吃、穿、住、医疗及恢复生产的任务迫在眉睫。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王全书

  群众要一个有饭吃,一个有衣穿,一个有干净水喝,一个冬天呢有窝棚住,当时还不是有房住,窝棚就行。

  解说:在驻马店地区全力组织生产自救的同时。

  中央和全国各地大力援助灾区,其中:

  救济款8亿多元人民币

  粮食11.6亿公斤

  棉被 衣服近千万件

  拖拉机6044台 种子7189万公斤 化肥9。4万吨

  发放救灾物资是这个时期灾区各级政府的主要工作。

  同期:郭从岭


郭从岭

  我一直负责发衣服,木竿、油毛毡、竹竿。从遂平县发了以后上驻马店,到驻马店物资一直发到11月底。

  解说:1976年7月,河北唐山发生了地震,一直感受兄弟省市温暖的驻马店人也把援手伸向了唐山人民。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唐山大地震是夏天,也是夏天 夏秋之交的时候,我们当时是兄弟省市自治区支援我们,我们也是支援别人,唐山大地震嘛 河南困难也去支援 另外把有些全国各地援助驻马店灾区的物资 有些没有用上的,没用完的转赠给唐山了。

  解说:758水灾给驻马店人民造成了巨大历史创伤,它深深地印在了老百姓的心里。

  同期:江龙云


江龙云

  冲死人太多了,飘的人多的是,沟里都有 你看那情景啊 当时心里就是难受得不得了。

  解说:8月9日,遂平县委常委召开的第一次会议就是通过了一个不准哭的决议,常委们认为,哭会伤了遂平县人民的元气,不利于重建家园。

  可是决议刚一通过,常委们就号啕大哭。

  同期:田龙(河南省水文局 高级工程师):


田龙

  过了四五年,我们出差到驻马店去,我就碰到驻马店地区水利局的局长,他就跟我说,75.8这个事,说75.8这个事 对当地群众受的挫折太大,当时群众一看电影《大河奔流》,一个人哭,引起整个全场哭,触景生情啊,再一个一到年下,一过春节年关,尤其过春节的时候,整个村里只要一个人哭引起全家人哭,全家人哭(引起全村人就哭),哎,就是这个样子。

  解说:苗秀松是这个非常时期遂平县被判刑的人。就因为领面粉时提了一个建议,上午还在救人的苗秀松,下午就进了派出所。

  同期:苗秀松(遂平县水利局干部):


苗秀松

  上了水的面,霉的很快。我说去看看怎么样。到那一看,面都不多了,上了水了吗,底下都是淤泥,净是糊涂泥,领出来的面,一街两行,都是在那晒面粉的,太阳底下。我到那一看屋里面臭气熏天,发面的人说,到后面排队。我说,这面都这样了,抓紧多开几个门不行吗,排那么长的队,他说县委叫这样发的,我说县委是叫开条排队领面,没说只开一个门,可以多开几个门嘛,根据人多少,多开几个门。就这样发面,我说天上飞机往下空投,弄不好还砸死人。你这点上水的面,你不抓紧给群众发,是吧,你发的慢了,过两天都变成粪了,谁还给你往外弄(领)啊。

  解说:发面的人并没有听苗秀松多开几个门的建议,就在他们理论时,忍耐不住的灾民把面粉自行领走了。

  同期:苗秀松(遂平县水利局干部):

  后来,我得知,看守所的班长跟我说,你这个十年还是对你的宽大处理,按说,都应该枪毙你的。说你抗洪抢险时救过人,所以免你死刑,判你十年。

  解说:他的罪名是“煽动哄抢粮库”,三年后,苗秀松被无罪释放,后在遂平县水利局副局长任上退休。

  758水灾还深深地刺伤了水利工作者的心。

  截至到1975年,国家先后对驻马店地区投入数亿元资金,基本建成了比较完善的以防洪灌溉为主的水利体系。

  同期:项祥一(驻马店水利局局长):


项祥一

  但是呢,75.8特大洪水一夜之间就把这些工程损失殆尽,几代水利人的心血和汗水化为泡影,后来虽然经过国家数次投资,对工程进行了修复,但是截止到目前,也没有完全恢复到75.8以前的水平。所以说,75.8劫难对驻马店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发展影响和制约长达20多年。

  解说:终年流淌的淮河及其支流,并没有给地处淮河流域上游的驻马店人带来富庶和繁荣,历代王朝都没能改变这里水患不断的状况,解放前人们的生活困苦不堪。

  同期:高体芳(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家里面的东西,五十块钱不买,五十块钱不卖,仅有的家产,就是这样的状况,这说明那个地方就是穷得很.另外,为什么他家里没什么东西,一旦有灾害担着挑子就走了,包括驻马店那个地方也是,一家人住的房子,屋里用的东西,除了泥巴就是泥巴,墙壁是泥巴,包括屋里面的桌子,屋里面的灶,床都是这样的。

  解说:穷则思变。

  1950年,政务院作出了《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决定下大力气整理淮河上游洪汝河河道。建国后驻马店地区修建的100多座水库,都是基于要改变该地区的落后状况,可是为何会导致758水灾的发生呢?

  同期:高兴荣(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高兴荣

  一个就是指导思想是重兴利,轻防洪,由这个带来就在水库运营的时候,没有按照规定操作规程来进行运用,多蓄了水,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就是刚才说的,对于防汛的一些必要的准备,没有很好的来落实 比如炸药,草袋 通讯这一套,没有准备,一旦出了问题 临时措手不及,第三个呢,对于超标准的措施 事先没有很好的研究,基本上思想就没有考虑超标准怎么样来落实的问题,就没有想到超标准洪水这个问题,所以大水一来就措手不及.

  解说:758水灾也给水利工作者以反省和深思。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都是按照千年一遇洪水的标准来进行设计的,可是一天830毫米、三天1000毫米、五天总计1605毫米的雨量远远地超过了原先设计时的数字。

  特别对于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当初设计采用的苏联标准,是不是水库垮坝的根本原因,这反思一直就没有停止,专家们的研究也一直在进行。

  同期:王国安(联合国气象组织最大洪水专家):


王国安

  解放以后,学习苏联,就是苏联的规程规范我们很多照搬过来,那时候我们没有经验嘛,这个方法的特点是什么呢,它就是通俗地说它看问题只是着眼于本流域,就是坝上的这一圈.这个流域里面它只着眼于本流域,有没有资料,资料越长,它方法算出的可靠性越高,观测的年代越多,有几十年的资料,甚至上百年的资料,那都更好.那算出来的数相对的就比较可靠,解放初期,由于资料很短,只有几年资料,这是客观上有这个问题,用这个方法算的话,它就不可避免的要么偏大,要么偏小,如果当时不是只用苏联这一套方法,用美国的那套方法,美国计算的时候他也有一套方法,他们呢就是水文气象化,他那个方法的特点,他引用的资料,他不是只从本流域来看问题,而是把周围相同的气侯啊自然地理相同的地区都要考虑,就是左邻右舍的各个类似的情况与资料我都要考虑,这样他获得资料的机会就多了,收集的资料数量也就多了,所以他用那种方法算出来的结果就是偏小的可能性那要小的多.

  解说:这两座大型水库也曾经根据多年来获得的洪水数据重新进行复核。

  同期:高兴荣(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水库垮坝以前,当时因为这也是在国家水利部,大概是73年,全国也开一个水库安全会.根据国家水利部的指示,我们也对水库的设计进行了复核,到底安全不安全, 65年,73年,这两次进行了复核,复核了以后,都说明板桥石漫滩这两个水库是不安全的需要进行加固。

  同期:王国安(联合国气象组织最大洪水专家):

  那个时候,就是建议要加高0.9米,就可以保住了.当时因为文化大革命期间,设计人员提出这个意见呢,找到当时的有些领导同志,认为板桥水库修了二十多年没有问题,你们算,现在算出问题来了,可能没把这件事情当做很重要的事情,向上反映,如果当时接受这个意见加高0.9米,经过计算,那个水库垮不了。

  同期:高兴荣(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高级工程师):

  最痛心的也是这个通信。当时就是说,你水库标准低,设计没考虑到,起码我能通知。雨下大了,我通知下游群众转移,这应该做到,这一条没做到,我感到的确是愧对下游的群众.

  解说:2.6万人的鲜活生命不仅仅让全体水利人警醒,它对于整个社会防止灾害、应对灾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同期:王全书(河南省政协主席):

  防灾减灾这个任务是个世界性的课题,我们75.8之后吧,已经加强了重视了这方面工作,逐步在加大,比如说,中长期天气预报,灾害性预警机制,包括水文,水情,汛情、雨情,等等吧预报(措施),另外是预案,预案要详细,要从最坏处去着想,要制定预案,防止像75.8这样的惨剧重演.

  解说:1992年8月,板桥水库在废置17年后,几经周折,经过5年建设,终于重新

  设计、重新修建完工,并于1993年6月通过国家验收。

  板桥水库人在垮坝处修建了纪念碑,并且标出了当年垮坝时的最高水位,当人

  们进入水库的时候,首先就要面对它们。

  1996年,距离垮坝21年后,重新设计修建的石漫滩水库也通过国家验收,这个淮河流域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建起了被称为“治淮第一坝”的大坝,连同其它已被加固维修的几十座中小水库,它们又重新发挥防洪、灌溉、发电、供水、水产养殖及旅游的综合功能,再次服务于曾被它们毁坏的这片家园。


垮坝纪念碑

  与新的家园如影随形,合为一体的是那个提醒我们这里曾经垮坝的警示日历。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com_webserver/1.0